热门搜索:

笑容沿着粗放的眼部线条延展开

时间:2018-12-11 18:05 文章来源:互联网

耀又眯起眼睛朝严田琦看过去,忍不住嘟哝道:“怎么连个安全措施都没有?这要掉下来怎么办?”
   “就他那个身手,能掉下来就怪了。他经常多管闲事,干这种活儿逞能。我们天天盼着他掉下来,这要摔残了,以后就没有标杆给我们压力了,哈哈哈……没准他自个儿也盼着掉下来,他要真摔残了,袁总还不养他一辈子啊?”
   夏耀脸色变了变,又转身往回走。
   “唉,夏少你干嘛去?”女学员俨然还没和夏耀聊够。
   夏耀阴着脸回到车上,女学员还追着问:“夏少,你有微信么?”
   “没有。”
   冷冷地抛下一句,夏耀又开车从大门口出去了。
   他前脚刚走,袁纵后脚就回来了。
   进了办公室,看到窗户大敞,外面叮叮当当一阵响,袁纵就知道是严田琦在修东西。默不作声地走了过去,看到地上敞开的工具包,蹲下身用手扒拉着,看到没见过的工具刀,拿出来一阵端详。
   严田琦正巧修完了,矫健敏捷的身姿在窗口凌厉一转。也没低头看一眼就往屋内蹿跳,结果发现袁纵在下面时,脚已经伸出去了。
   “啊——袁总,快让开!”
   袁纵反应迅速地晃了下身体,长臂一捞就将重心不稳的严田琦抱住了。
   严田琦的头砸在袁纵的胸口上,仰脸时一股雄浑的气息扑面而来。与田严骑视线不足一厘米的地方就是袁纵硬短的胡茬儿,每一个毛孔都往外渗透着男人专属的魅力。
   视线正中的位置是今严田琦面红耳赤的硬朗薄唇,曾经亲眼目睹过它在某人禾幺.处,也曾臆想过在自己的禾幺.处调戏肆虐的下流场景。
   严田琦的必跳和肾上腺素迅速飙升,袁纵强有力的搂抱让他亢奋到眩晕哪怕只是几秒钟的工夫,却让他心里和感官经受了一个巨大的动荡。
   正巧这时,管理员推门而入,捕捉到了袁纵松开严田琦的一瞬间。
   清了清嗓子,“袁总,这是您要的东西,给您放这了。”
   袁纵点点头。
   管理员出去之后,偷着乐了几下,正巧被买东西回来的夏耀看到了。
   “什么事这么高兴?涨工资了?”
   管理员摇头,一只手罩住半张脸,嘴唇贴到夏耀的耳旁。
   “你猜我刚才看见什么?”
   夏耀摇摇头。
   “看见严田琦那小子跟袁总抱上了。”
   夏耀神色一滞,很快又满不在乎地挑了挑眉,“闹着玩呢吧?”
   “我不知道,反正我进去的时候他俩刚松开。”
   夏耀没再说什么。
   严田琦刚推门出来,正巧看到管理员神神秘秘的跟夏耀说什么,当时就猜个八九不离十。于是没等夏耀问,直接就把这事摆在台面上来说。
   “刚才那个管理员是不是说我跟袁总搂搂抱抱的?”
   夏耀开始心里还紧巴巴的,一听严田琦的语气,瞬间放松下来。
   “是啊!”
   严田琦笑笑,“这么回事,我刚才不是给袁总修空调外面的排风扇么?进来的时候他在地上蹲着,我也没注意看,直接就蹦到他身上了,哈哈哈 ……”
   夏耀也呲牙一乐.完全不介意的模样,甚至用手肘在田严椅的胸口戳了一下,故意问:“我家小爷们儿的胸怀是不是特温暖?特让你陶醉?”
   田严椅反倒不好意思了,“你想哪去了?”
   夏耀斜睥着他,不怀好意的口吻:“你当时没心跳加速?”
   “没有!”
   田严椅一脸正气,根本不容置疑。
   夏耀不再逗他了,把手里的食品袋递给他,两大包吃的,都是刚才出去买回来的。
   “上次你不是说我给你的那个小面包好吃么?这次我又从那家蛋糕房买了点儿。诺,这还有香肠、肉罐头、豆干……这袋里面是水果,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随便给你挑了几样。”
   严田琦受宠若惊,“你咋给我买这么多吃的?”
   “你给袁纵收拾这收拾那,里里外外的杂事都帮忙管,我怎么说也得慰劳慰劳你啊!不能白干是吧?”
   田严椅爽快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夏耀递给他,又拍拍他肩膀,笑呵呵地目送他走远。
   然后脸一沉,一脚踹开袁纵办公室的门,凶神恶煞地闯了进去。
   “袁纵,你丫竟然抱他!!!你丫竟然抱他!!!……”
   啪啪啪——嚯嚯嚯——嗖嗖嗖——铛铛铛各种沉闷的“打击乐”配着夏耀的怒斥声上演了一段好生激烈的家暴曲最后施暴的人被受虐的人反压制在腿上唱着“心酸”。
   “你特么都没这么抱过我!”
   袁纵扬着夏耀的下巴问:“我抱你还不够多?你还想让我怎么抱?”
   夏耀绷着脸不说话。
   “那天是谁跳脱衣舞,非要让我抱着蹭啊?”袁纵戏谑道。
   夏耀瞬间炸毛,“谁跳脱衣舞了?”
   “你那小裤衩一边扭一边掉,不是脱衣舞么?”
   夏耀咬牙,“那也是因为裤衩松啊!”
   “现在承认裤衩松了?”
   “啊——老手楔死你!”
   袁纵开车将夏耀带到了自己家,除了上次来这把袁纵掳走,夏耀还是第一次正式造访。一百多平米的房子,虽然比夏耀家小了几倍,但是格局规整大气,装修精简硬朗,感觉特别宽敞痛快。
   “你先看会儿电视,我去做饭。”袁纵说。
   夏耀到处走走转转.先推开一个房间的门,看到里面各种裸体男、肌肉男的海报。不用说,这肯定是袁茹的房间,二话不说就关上了。
   而后又进了袁纵的房间,一个和他办公室看起来基本没什么区别的卧室。
   坐在他的床上,突然看到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相框,里面是自己的一张照片。夏耀都不知道袁纵什么时候抓怕的,照片上自己穿着警察制服,笑得特别二。
   心里有种莫名的滋味。
   如果袁纵的墙上贴满了自己摆拍的各种英气逼人的帅照,他可能不会感动。恰恰是这么一张像素不高的照片,放在纯手工制作的简单相框里,规规矩矩地摆在床头,才让他觉得这个人是真正把自己放在心里。
   感慨过后,夏耀又起身去翻袁纵的衣柜,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试。从上面戴的到下面套的,从里面穿的到外面披的,炎炎六月,连厚重的军大衣都不放过。
   一开始袁纵以为夏耀偷他内裤就是恶作剧,就是想找到一种占上风的心理优越感。后来他发现不是,夏耀是真的有这种怪癖。他就喜欢穿别人的衣服,自己的衣服再有型都不稀罕,只要衣服穿在别人身上,他立马就想抢过来。
   夏耀最后套上袁纵的一个背心,因为没有袁纵那么健硕,所以普通的鸡心领变成了深V。露出白暂饱满的胸膛,胸沟若隐若现,又是一番风情。
   下面配上袁纵的迷彩裤,裤腿堆在人字拖上,特别潇洒率性。
   然后,夏耀又去翻袁纵的抽屉。
   第一个抽屉拉开,夏耀瞬间碉堡了。
   满满一抽屉的润滑油!
   各种品牌,各种口味,各种国家的字办……
   第二个抽屉拉开,夏耀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
   满满一抽屉的药!
   外涂的,内服的,镇痛的,消炎的,通通治菊花的。
   夏耀吓尿了。
  
   130就是这么自信! vip (3244字)
  
   袁纵正在爆炒鸭胗,突然一瓶润滑油递到自个眼前。
   眉骨微微耸动,隐晦的笑容沿着粗放的眼部线条延展开来。手继续挥舞着炒勺,趁着放作料之际,在夏耀扬起的手上使劲咬了一口。
   “给我看这个干嘛?”
   夏耀用臂弯勾住袁纵的脖子,阴测测的口吻说:“没少准备啊!”
   袁纵一边动作娴熟地颠着锅,一边从容地朝夏耀说:“我怕不够用。”
   “这么多还不够用?”夏耀差点儿把袁纵的脑袋按进锅里,“你特么是拿来抹还是拿来喝啊?那么满的一抽屉,喝都得喝半年吧?”
   袁纵手里的炒勺一顿,扭头甩了夏耀一个嘲弄的眼神。
   “要不往菜里倒点儿?给你润润嗓子,省得每次干你嘴,没到半截就卡住了!”
   掷地有声的一句回复,“滚!!”
   袁纵盛菜出锅前,又下了一记猛料。
   “床底下还有几箱。”
   “啥??”
   “抽屉里那些是我从各个箱子里挑出来的。”
   夏耀眼珠子差点儿掉盘子里。
   “大哥,你别吓我。”
   袁纵用夏耀从一年前仇视到现在的沉稳目光扫视着他,你看我像开玩笑的么?
   夏耀呆愣了片刻,猛的呛出一声吼。
   “那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