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众人皆愁我独爽的众人皆愁我独爽

时间:2018-12-11 18:06 文章来源:互联网

“哟,您还清高起来了……”彭泽一根手指直接捅了进去,在紧致的甭道里粗暴地穿梭,“丫每次逛街拿的是谁的卡?你这一身的名牌都特么哪来的?卖够了跟我这装纯来了,当初谁特么接个吻都伸手要钱?”
   李真真当初的确是奔着钱去的,年轻小伙,长得又漂亮,谁没个虚荣心?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沦陷了,感情越玩越真,钱所带来的满足感也越来越低。
   以往彭泽只要摸几下,李真真就扛不住了,今儿可能话说得太过了,都已经硬起来了还在彭泽身上玩命地踢踹着。
   彭泽一巴掌抽上李真真的小肉臀,粗声道:“她没你贱,没你骚,没你丫操着带劲,爷就好你这一口,这么说成了吧?”
   李真真依旧不肯就范,眼角水雾氤氲。
   彭泽突然就软了,趴伏在李真真地耳边,幽幽地说:“我真的特别想你……”
   李真真还未分辨出这句话才多少可信度,一个异物就冒然闯入体内。撞击带来的电流麻痹着大脑皮层,理智被层层肢解,再谈一切都是枉然。
   一顿“大餐”过后,彭泽开始小酌这不清不楚的滋味。
   李真真每次射完精之后,都会有一段淡然期,无欲无求,眼神飘忽,异常地安静。每当看到他褪去牙尖嘴利后的迷茫态,彭泽的心都会莫名的松软。
   夏耀的电话恰巧这时打过来了。
   爽口答应了饭局,结果再给刘萱打电话时,又是故意挂断。
   “真特么受不了!”
   彭泽抱怨一声后,径直地从阳台走入屋内,手在李真真绷直的小腿上摸抚了几下,直说:“明晚有个饭局,陪哥一起去呗。”
   “为什么叫我?”李真真完全不感兴趣的模样。
   彭泽说:“人家都拖家带口的,就我一个人耍单儿,多跌份儿啊!那丫头不乐意去,你就替她过去凑个数,陪着一起热闹热闹。”
   听到“凑个数”三字,李真真眸色渐冷。
   “不去。”干脆的两个字。
   彭泽说:“你不是一直说妖儿看不起你搞男人么?这次他也带了男人过来,你可以趁机挤兑挤兑他啊!”
   “他有男人了?”李真真微敛双目,“你指的是袁纵么?”
   彭泽挺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李真真哼笑一声,“有我不知道的事么?他已经追夏耀很久了,也就你们俩二货以为他是替他妹牵线的。我拿眼睛一扫,就看出谁是正主儿了。”
   “对,明天他也过来。”
   李真真立刻改口,“那我去!”
   夏耀给宣大禹打电话的时候,宣大禹正在解大号,王治水把电话接了。
   “晚上一起吃个饭,有空没?”
   夏耀听着声音有点儿不对劲,便问:“你不是宣大禹吧?”
   王治水用一种宣誓主权的得瑟口吻说:“我们家大禹解手儿呢。”
   夏耀腹诽:不是说喝醉酒乱来,没动真格的么?怎么又住到一起了?
   “那个夏警官,我能一起去么?”王治水问。
   夏耀故意逗他,“可以,就势把上次从我这拿的我和我包一并带过来。
   王治水干笑两声,“那我就你就当随礼了吧。”
   “随谁的礼?”夏耀问。
   王治水大喇喇地说:“我跟大禹的啊!我随你的礼,你也得随我的份子,有来有往,所以您还得把那钱还我。”
   王治水眼晴一瞪,呵!今儿夏警官的脑瓜怎么这么好使了?
   不过好脑瓜不如二皮脸,王治水又说:“夏警官你这么说就有点儿不厚道了,我们家大禹送了你多少东西啊?你好意思跟我要钱么……”
   “他的钱是他的钱,你的是你的,你一个爷们都没法经济独立,你好意思么你?”
   “你好意思跟我要钱我就好意思不独立。”
   终于换来夏耀笑骂一声。
   “孙子!”
   王治水嘿嘿一乐,“我会和大禹说的。”
   过了一会儿,宣大禹从卫生间出来,王治水朝他说:“夏警官说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他要把他男人隆重地介绍给咱们!”
   宣大禹自动忽略“咱们”这俩字,只跟“他男人”仨字较真。
   “不去。”
   王治水说:“我已经答应了!“
   “谁特么让你瞎答应的?”宣大禹暴怒。
   王治水弱弱的,“可是已经答应了,你要是再反悔说不去,就好像你输不起似的!”
   宣大禹
 
_分节阅读_75
 
咬牙切齿,直想抽王治水。
   “那个……夏警官说让我也一起去。”
   宣大禹又吼,“你干嘛去啊?有你什么事啊?”
   “给你撑门面啊!”王治水特别自信地秀了一下他的重金属吊丝范儿。
   宣大禹一脸黑线条,“你特么是去给我撑门面还是栽我面儿啊?”
   “反正夏警官请我了,你可以不去,但是你不能阻止我去。”
   宣大禹点头,“行,你爱JB去不去,反正咱俩没关系,到时候我就当不认识你。”
   王治水没说什么,一溜烟跑进衣帽间,把那些被宣大禹扔了无数次却又被他捡回来的“潮服”抖落出来,一件一件往身上套。虐待自个儿的眼睛还不够,还非要跑出来刺激宣大禹的视神经。
   “我这一身怎么样?够炫么?”
   宣大禹简直不忍直视,“不够炫,够悬。”
   没一会儿又一身杀马特风飚出来了,(,这身呢?”
   “你赶紧离我远点儿。”
   “我配这条围巾怎么样?”
   “你看我这双鞋,还是从鼓楼大街的二手店淘换来的,三十块钱一双,还是名牌呢,款型多好啊!”
   “……”
   耳朵和眼睛饱受虐待长达半个钟头后,宣大禹终于爆发了,拎着王治水的衣领就往外面拖。王治水以为宣大禹要把他扔出去,死死抱着宣大禹的胳膊不撒手。
   结果,宣大禹只是把他塞进了车里,自己打开旁边的车门坐了进去。
   “干嘛去?”王治水问。
   宣大禹铁青着脸说:“给你丫倒腾一张像样的皮去!”
   王治水得了幸福还臭美,“你不是说你是你,我是我,到时候装作不认识么?那你还这么关心我的形象干嘛?”
   “我不想恶心自个不行么?!!!”
   王治水没脸没皮地嘿嘿笑。
   夏耀最近的好事一个接着一个,先是和宣大禹的误会结清了,然后在感情方面得到朋友的认可,紧接着又收到一条好消息,他的警衔要晋升了。
   夏耀开车在路上,美得腿都颠儿起来了。
   我最近怎么这么顺呢?我怎么这么走运呢?老天爷怎么这么稀罕我呢?
   心中有一种“众人皆愁我独爽”的快感。
   袁纵从训练馆走出来的时候,夏耀刚好从门口开车进来。
   车门打开,一身耀目英挺的制服映入眼帘,肩章熠熠生辉,光芒反射到夏耀脸部的轮廓上,勾勒出一张盛气凌人,潇洒冷傲的面孔。
   夏耀大步走到袁纵面前,站定,挑起一个嘴角。
   “一级警司,凭实力选升的。”
   袁纵心中替他骄傲,嘴上却依旧不痛不痒地调侃着。
   “小样儿。”
   夏耀假模假式地叹了口气,“哎,这么活着真没劲,忒特么顺心如意了,也不给我来点儿挫败感调剂调剂。我跟你说,我现在都想让你把我弓虽.暴了,给我人生划上阴暗的一笔。”
   夏耀在众人眼中为人低调,多大的事都不拿出来声张,这么得瑟这么二的话也就只有在袁纵面前才说得出口。他就是笃定袁纵在他复查前不舍得冒然下手,才趁着最后可以得瑟的时机好好调戏一下。
   “你来干我啊!来啊!”夏耀邪恶地笑。
   袁纵歪着头斜视着夏耀,“你是怕我干不动,才这么激我的么?”
   夏耀继续逗闷子,“话说,我还真有点儿担心你,你行不行啊?不行换我光来吧,省得到时候还得下跪。”
   袁纵大手扣在夏耀后脑勺上,一把将他拉至身前,鼻尖顶着鼻尖。
   “保证亏待不了你。”
  
   132六个爷们儿一台戏。 vip (3079字)
  
   宣大禹一口气给王治水买了好几套衣服,换上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马上就提升了。
   车停在一个大酒店门口,王治水先走了下去。宣大禹把他的旧衣服揉吧揉吧塞一个塑料袋里,趁着王治水打量酒店之际快速朝垃圾桶走去。
   结果,还是被王治水那只“天眼”窥伺到了,眼疾手快地过来阻拦。
   “好好的衣服,别扔啊!”
   宣大禹冷着脸问:“留着它干嘛?这么多衣服还不够你穿么?”
   王治水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话来。
   “不是我说……你不会连衣服都想卖了吧?”宣大禹瞪着王治水。
   王治水急忙摆手,“你送我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