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主动顶多浪费一些唇舌解释清楚

时间:2018-12-11 18:06 文章来源:互联网

的自我介绍.直接把手往桌面上一扣,四个手机一字排开。
   众人皆惊,刚才还拿手机发短信,什么时候被丫顺走的?这些手机里唯独没有袁纵的,王治水不是没偷,而是压根偷不走。
   饭菜一一上桌,酒杯相互对碰,房间里越来越热闹。
   王治水喝得最冲,频频跑厕所,跑到第三趟的时候,一个沉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出十万买你的打火机。”
   王治水一扭头,男神闪耀着万丈金光,一激动差点儿白送了。
   “这个是大禹送我的,不能卖。”尚有一丝骨气。
   “我用手表跟你换怎么样?”
   袁纵腕上的手表肯定比王治水的打火机值钱,最重要它是男神戴过的,比签名、合影什么的诱人多了。说不定等将来袁纵的影响力大了,一出手能翻好几倍。
   王治水真是用枪指着自个儿的脑袋说出来的拒绝之语。
   “千金不换。”
   不过他今天遇到高手了,和袁纵隔着一米远,兜里的打火机不翼而飞。幸好他足够敏锐,迅速察觉到了,一把拽住袁纵的袖子。
   “把打火机还我!”
   袁纵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反应还挺快。”
   打冬机从掌心飞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饯,不偏不倚砸进王治水胸口的衣兜里,砸得他小心脏砰砰跳。
   再一次捶胸顿足,这么疼老婆的男人怎么就不是我的呢?
   袁纵进包厢的时候,夏耀又在吹嘘他最近如何如何顺,如何如何走运,惹来一阵炮轰。
   “你还顺?你看看你那眼角,到现在还没痊愈呢!”宣大禹说。
   夏耀满不在乎,最近扎堆来的好事早就把这么一点儿不顺心掩盖过去了。
   “不过脖子上的勒痕倒是彻底看不见了。”宣大禹又说。
   袁纵耳朵特别尖,一下就听到了这句话,问夏耀:“什么勒痕?”
   宣大禹突然一乐,“要说这事啊,真的挺二的,说出来你别……”
   “我有一件更二的事!”夏耀突然打断。
   众人都把目光转向他。
   夏耀开始忽悠,“上个
 
_分节阅读_76
 
礼拜我们办公室的小辉去检查痔疮,护士给他一个棉签,让他捅进菊花里再拿出来验,这孙子半天没从卫生间出来。后来跟他一起检查的人就问他,你咋还没拿出来?他说拿是拿出来了,就剩下一根签了,棉花落里面了。”
   众人爆笑,李真真也跟着凑份子。
   “这有什么?我还听说过一件更二的事呢!”
   看到袁纵又把目光转向李真真,夏耀暗松了一口气,这种事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为好。
   “我不是在同志论坛注册了一个小号么?那天有个直男来跟我讨经验,问我怎么判断自个儿是不是被爆菊了?他说他前天晚上和哥们儿喝完酒,第二天一早起来被脱光了衣服五花大绑在床上,屁眼儿还特别疼……”
   夏耀开始还饶有兴致地听着,后来越听越不对劲,一股凉气开始顺着脊柱往上爬。
   “你先等会儿!”宣大禹打断李真真,把脸转向夏耀,“我怎么感觉他说的就是咱俩的事啊?你找的那个经验人士不会就是他吧?”
   夏耀眼瞅着袁纵的脸开始变色,急忙心虚地推搡着宣大禹。
   “你瞎说什么啊?什么经验人士啊?哪才那么巧的事啊……”
   宣大禹还不死心,又把头转向李真真,“你的昵称是什么啊?”
   李真真眨眨眼,“千万个人采摘过的残菊花。”
   夏耀的脸瞬间就绿了。
   宣大禹一拍桌子,“不就是他么!你忘了?你还跟我说过他这个牛B的昵称呢,哈哈哈……”
   “不会吧?”李真真惊呼一声。
   宣大禹接着调侃李真真,“敢情你就是那位高手啊!妖儿还给我看过你俩的聊天记录,你给他分析的那段有没有被爆菊的论断太特么经典了!”
   袁纵的眼珠几乎飚出血来。
   夏耀傻眼了,他怎么都没想到,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竟然在阴沟里翻船了!
   “唉,妖儿和袁纵哪去了?”彭泽纳闷。
   四个人面面相觑,全都一脸愕然,刚才还在这坐得好好的,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就没了?
   王治水还在眼巴巴地等着后续,“后来呢?”
   李真真说:“后来他就跟我说,其实是宣大禹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
   “哈哈哈……”
  
   133弹无虚发! vip (4011字)
  
   几乎是一道闪电的工夫,袁纵就把夏耀塞进了车里。
   汽车在路上疯狂地飙高速,车窗外的赫赫风声好像猛虎的利爪在抓挠着玻璃。车身急速而灵活地左闪右避,颠簸得夏耀说不出一名利索话,心跳跟着车速在一路飙升。
   袁纵的脸几乎变成了铁红色,脖颈的青筋被浮雕般的肌肉裹出一道道狰狞又粗野的线条。喉结耸动时似有千军万马在胸膛里闷沉沉地嘶吼,仿佛牙关一松动,便会群里暴动,咆哮着冲口而出。
   夏耀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渗着汗珠,潮热急躁的感觉差点把他逼疯了。
   终于,汽车开到一条宽敞的直道,夏耀迫不及待地开口。
   “其实这是个误会,那天我俩喝多了,他把我当成王治水了,结果又打又绑的,压根没干那档子事!”
   “我之所以一直没跟你说,是觉得没这个必要,因为本来就是个误会啊!”
   “这事还是在过年那段时间发生的,那会儿咱俩也没在一起吧?”
   “多大点事啊?是吧?他不提我都忘了。”
   “……”
   夏耀越说嗓子越紧,越紧心里越慌,越慌越特么的后悔!这事要是早点儿跟袁纵交待清楚了该多好!就不至于这么被动了!
   有时候,主动和被动就是个态度问题,结果却是相关甚远的。主动顶多浪费一些唇舌解释清楚,被动却会给人如此大的扭曲和断章取义的空间。
   前方突然一个大拐弯,夏耀的重心不稳,猛的朝袁纵的腿上跌去。手下意识地想拽个东西稳住自己,结果这一拽不要紧,正好拽到袁纵的裤裆。那惊人的硬度,几乎将夏耀的手心捅出一个大窟窿。
   “你……”夏耀感觉攥起的裤子有些潮意,忙提醒道,“我还没去医院复查呢。”
   一直到车轮刹住,袁纵才回复夏耀的话。
   “没这个必要了,我看你的身子骨够结实了。”
   说完,压根不给夏耀开门逃窜的机会,直接一条手臂揽住他的腰身,从自己这边的车门猛的将他抻拽出去,一把甩到肩膀上扛着。
   厚重的鞋底在地上砸出摄人心魄的闷响,夏耀头朝下脑袋充血,视线内都是火星子,呈燎原之势将整个身体引爆。
   咣当~啪叽!啊!
   军用皮带甩在床上啪啪作响,夏耀的两个手腕被皮带拴在大床的栏杆上。以趴着的姿势被袁纵骑在身下,完全动弹不得。
   袁纵从夏耀衣服的领口开始撕扯,一直撕扯到衬衣的下摆,牙齿顺着豁开的大口子一路舐咬。从后脖颈到腰肢再到尾骨上端,青青紫紫的瘀斑在夏耀的后背上划出一条涩情又性感的“夫妻线”。
   夏耀很容易被撩拨,当裤子被粗鲁地撕开,屁股外面只罩着一层单薄的布料。想象着袁纵灼热的目光轻而易举地穿透这层布料窥伺内部的淫景,一面觉得屈辱一面却又想霸占袁纵所有的注意力。
   “骚货!”
   袁纵啪的一巴掌扫在夏耀颤抖的浪臀上。
   夏耀吃涌,忍不住闷哼一声。
   袁纵口中是粗鲁的辱骂,瞳孔里却是爱到极致的疼惜。那白得近乎透肉的内裤里,隐隐可见的是滑腻又紧致的皮肤。臀肉隆起的弧度是袁纵见过的最完美的“事业线”,将中央的臀沟衬托得更加深邃迷人。
   虽然已经欣赏过无数次,但这次是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的。
   以往只能看、只能想,甚至看都不能看细了,想都不能想深了,生怕一不留神迷乱了心智。现在是明目张胆地看,怎么下流怎么看,肆无忌惮地玩,怎么刺激怎么玩。恨不能揉烂了咬碎了,直接楔进裤裆里!
   “屁股长得真浪!”
   袁纵的大手粗野地揉搓着夏耀的臀肉,以内裤碾得褶皱破烂。再一把撕开,如饥似渴地咬上去,牙齿纵情地享受着那份滑腻弹性的质感。最后大手掐攥着夏耀的腰身,强迫他顺着手腕的摆动做出银荡的摆臀动作。
   夏耀俊脸通红,脸埋在被窝里呜咽。
   “啊……别尼玛这样……要干直接干……”
   袁纵偏要给他热身,就像窥伺一年的猎物摆在眼前,那种自个馋自个的变态心理。他捞起夏耀的臀部强迫他趴跪,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