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淫靡的秽物散布在周围

时间:2018-12-11 18:07 文章来源:互联网

纵眸中闪过凶骇之光,两条手臂紧紧圈住夏耀,大刀阔斧地操干起来。硬如钢筋的巨物在夏耀甬道里粗暴地穿梭,就像一台失控后无法停止的机器,追赶着夏耀扭摆的屁股玩命地顶撞着。
   火辣的电流绵延不断地在夏耀体内流窜,烧得他五脏六腑都在叫嚣着刺激,太凶猛的快感了,夏耀的头发根儿都快烧着了。
   “啊啊啊……爽死了……顶我……呜……”
   夏耀扭曲的面部表情看得袁纵相当过瘾,他疯狂地亲吻着夏耀的嘴唇,直接将他的浪叫咽进肚子里,再贯穿到身下的巨物上,更加凶猛地操干着。
   啪啪啪的声响和失控的淫叫声直接穿透地板和房顶飙了好几个楼层。
   男人听得湿了脑门儿,女人听得湿了内裤。
   谁尼玛这么牛逼?
   袁纵一只手使劲按压夏耀的腰身,一只手不停地上提夏耀的屁股,调整出一个相当银荡的趴跪姿势。跟着双膝跪床,抵入夏耀的双腿间,再次粗暴地顶入。
   “小骚屁眼儿真特么的紧……”
   袁纵激动得爆了一句粗口后,再掀一轮震天撼地的菗揷。大床玩了命地摇晃,床脚磨地发出尖锐的刺向,地板都不堪重负地颤抖哆嗦,差点儿把二楼的吊灯干碎了。
   夏耀虽然觉得这个姿势屈辱,但架不住更直接且更深入地刺激G点。开始还挣扎着不肯屈服,后来便将屁股撅得更高,迎合着袁纵的顶撞。
   “啊啊……别操了……受不了了……”
   袁纵嘲弄的口吻戏谑道:“不让操还把我JB夹那么紧?嗯?”
   说完又是一阵猛干,大手扒开夏耀的臀瓣,欣赏着紧致的穴口反复吞吐巨物的诱人模样,享受着军爷的“长枪”将粉色的嫩肉翻出来的的满足感。
   “不要……射……呃……呃……”
   夏耀吃劲的手腕硬生生地将皮带爆
 
_分节阅读_77
 
出裂纹,腰身狂肆震颤,下面泄得一塌糊涂。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又被袁纵解开手上的束缚,长臂一抱翻坐在了袁纵的身上。
   “先让我歇一会儿……”夏耀哀求。
   袁纵哪肯给他歇着的工夫?巨兽一离开洞穴就没着没落的,非得霸占着心里才舒坦。大手直接掐攥着夏耀的腰身,对着自个儿的巨物缓慢而磨人地往下按。
   在这个过程中,两个人同时扭曲着脸,享受着彼此交合的快感。
   “会动么?”袁纵问。
   夏耀别过脸不肯来,“没干过这事。”
   “爷教你,一学就会。”
   说着便用两只手托住夏耀大开的双腿,健壮的臀部自下而上狂肆地顶撞。顶得夏耀臀瓣震颤,双腿抖动,剧烈而高亢的呻吟着。因受不住过强的刺激玩命想挣脱,却被袁纵狠狠按压住两胯,挣扎得越用力操得越狠。
   “别……别别……我自己来……”夏耀哭求。
   袁纵这才松开手,由头夏耀自己慢慢找感觉,在几次蹲起尝到甜头后,夏耀结实的双腿撑起来,开始狂野有力地扭摆起腰身。
   这回是袁纵发出失控的低吼声,爽得五官扭曲,仿佛忍受了极大的痛苦。
   性感的纯爷们呻吟起来绝对另有一番风情,夏耀无比喜欢看袁纵被他勾的神魂颠倒的失态样儿。腰身更加肆意放浪地摇摆,两只手伸到袁纵的胸肌上大力揉捏着,屁股甩在袁纵的巨物上发出淫靡的啪啪声。
   “老子操死你!”
   一声气壮山河的猛吼后,袁纵一把将夏耀拽趴下,死死捆在胸口。然后臀部微抬,粗壮的巨物在夏耀穴口内一阵发癫的狂顶猛操,高频率的冲击感将夏耀逼得玩命哭叫。
   “啊啊啊啊啊……”
   袁纵舔着夏耀眼角的水雾,粗重的语气呢喃着:“小骚媳妇儿……小贱媳妇儿……”
   “不行了……又要来了……呃”
   袁纵在夏耀面部肌肉痉挛那一刻,突然将他推坐起,与他一同欣赏着硬物一股股喷射的淫景。然后粗糙的手指携一抹米青.液插入夏耀的口中,完全不给他任何喘息时间,身下再次迎来又一轮狂风暴雨。
   夏耀开始想躲开袁纵手指的调戏,但是下面被干得太爽,舌头就突然被逼得没有下限,开始舔舐起袁纵在他口中菗揷的手指。
   袁纵上面被舔着,下面被含着,简直爽爆了天。
   与夏耀十指交缠,猩红的目光直对着他,身下狂敛起一阵近乎凶残的顶撞,撞击的力度的频率已经超出了夏耀的承受力,逼得夏耀频频求饶。
   “还敢单独和别人一起喝酒么?”
   袁纵质问。
   夏耀说不出一句利索话,“不……不敢……”
   又一阵对凸点的极致碾压,将夏耀逼到欲仙欲死的地步。
   “还敢在别人家过夜么?”
   夏耀崩溃地哭嚎一声。
   “不敢了……”
   然后,袁纵直接将夏耀托抱起,两只手臂搭在他的腿弯处,站在地上干。这么一米八几的小伙子,袁纵竟毫不费事地晃悠着手臂,配合着胯下凶狠有力地菗餸。
   这种全身重心集中在下面那点的超强刺激更让夏耀扛不住,十个脚趾全部痉挛,手指在袁纵的后背上抓挠撕扯,情绪近乎疯癫。
   “哪个爷们儿操你呢?”袁纵粗声质问。
   夏耀几乎将袁纵的肩膀咬出血来。
   “袁……纵……”
   “你是谁的小骚媳妇儿?”
   “你的……”
   巨大的满足感将袁纵的意志力掀翻,手臂青筋暴起,身下迎来最凶残的一轮暴动。在两个人相继失控的吼叫声中,一股热流急窜至夏耀的体内。
   “啊——”
   夏耀躺在床上的时候,目光涣散,整个下半身都不是自己的了。
   袁纵故意逗他,“你不是也要来一炮么?”
   夏耀“身残志坚”地挺起双臂,反复尝试着爬起来,最终都瘫软回床上,然后再攥紧拳头爬起来,接着再跌回去,场景无比心酸。
   袁纵不挤兑他了,趴在他身上分享“洞房”的喜悦。
   “爽够了么?”袁纵问
   夏耀点头。
   袁纵又问:“还想再来一次么?”
   夏耀摇头。
   “可我还没操够呢。”袁纵狞笑。
   夏耀哭丧着脸,“下边疼着呢。”
   袁纵心疼地在夏耀的脸上亲了一口,柔声问:“哪疼?”
   “你说呢?”夏耀幽幽的。
   袁纵偏问:“屁股眼儿疼?”
   夏耀脸绷着不说话。
   “我看看操成什么样了。”
   夏耀急忙推搡,“别……你丫别碰我……”
   分开夏耀的腿,看到夏耀的穴口已经红肿,淫靡的秽物散布在周围。更要命的是,夏耀被他看得羞臊难当,一紧张内射的淫液从粉红色的密口滑出,赤裸裸地给袁纵上演了一场“中出”的银荡大戏。
   毋庸置疑,袁纵又提枪上阵,这次直接一枪给夏耀干晕了。
   然后袁纵又趴在夏耀的胸口,吃他的乳尖,揉他的大白萝卜,半昏半醒间将硬邦邦的巨物埋入他的体内,又一番粗暴的律动。
   硬生生地将夏耀干醒了。
   夏耀疼痒酸麻,难受得近乎崩溃,爽得歇斯底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股电流在脑袋里面轰炸开来,眼前一阵白光,眩晕到濒死状态,接着昏迷。然后不知在哪一个时刻醒来时,发现自己还在被干……
   就这么在天堂和地狱里颠倒来回,在清醒和梦境间挣扎徘徊,直至彻底不省人事。
   “保证不会亏待你!”
   这七个字就像军爷胯下的七发子弹,弹无虚发!
  
   134昂贵的代价。 vip (4343字)
  
   第二天中午,夏耀迷迷糊糊地醒过来。
   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还活着?
   细长的美目溜溜转转,看到胸口下面叠压着胸口,脑门下面贴着喉结。视线再往上延伸,是袁纵那张沉稳酣睡的面孔,感觉就像是一头蛰伏在丛林中的野兽,随时可能会怒张起利爪朝他狂扑上来。
   夏耀这个时候才发现,他昨晚是趴在袁纵身上睡的。
   又看了下时间,竟然已经这个点儿了,今天又是工作日,这种事在严于律己的袁总身上发生的概率几乎是零。
   不过凡事都有个特例,袁纵是真不忍心把夏耀放床上让他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