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这俩孙子该怎么治怎么治

时间:2018-12-11 18:07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万别觉得这俩鸟太神叨,谁让两个免费的复读机在房间里响了一宿。小鹩哥平时都是夏耀带,对夏耀的声音特别敏感,很自觉地就学他说话,连语气都学得不模有样。大鹩哥平时是袁纵带,经常学着他在公司训话,几乎就是袁纵的“发言鸟”。
   夏耀刚缓过来,一听这些话差点儿瘫回床上。
   田严琦憋着笑走进来的时候,夏耀那副苦大仇深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看到田严琦一个劲地盯着他看,明明捂着屁股,却偏要意味深长地说一句。
   “我这腰啊……”
   田严琦见过打肿了脸充胖子的,但是没见过对自个下手这么狠的。
   临走前,田严琦盯着袁纵看了好一阵,目光烁烁。
   “这么看我干什么?”袁纵沉声开口。
   田严琦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摇摇头,“没什么。”
   等袁纵回到房间,夏耀才想起一件事。
   “他刚来的时候貌似说的是你病了,也就是他是专程来看你的,并不知道我在这。这大晚上一个人往这跑,没别的目的?”
   袁纵反问:“你觉得他有什么目的?”
   夏耀目光转厉,“这就得问你了。”
   其实夏耀并非真怀疑田严琦有什么想法,他就是存心找茬儿,心里不平衡。凭什么我和宣大禹喝碎酒稀里糊涂睡了一晚上,你丫不问清楚情况就把我整成这副德行?那我也可以捕风捉影,可以打着怀疑的旗号报复你!
   结果,袁纵回了一句特别绝的。
   “你也可以操我。”
   夏耀虎躯一震,别说干袁纵了,就是从床上起来都费劲。
   “你丫别逼我啊!”眼睛瞪着袁纵。
   袁纵一步一步朝夏耀靠近,“就现在。”
   “你丫离我远点儿啊!”夏耀手指着袁纵,“你过来我可真敢干你!”
   眼看着袁纵就要走到面前了,夏耀瞬间使出绝招——乾坤大挪移。
   “我草!那纸篓里的润滑油不会都是昨天用的吧?”
   袁纵浓眉一挑,“你觉得呢?”
   夏耀草草一看,起码有三四瓶,他现在明白袁纵为啥说保持期内能用完了。照着这个速度和力度,用不了一个月就把这几箱干掉了。
   问袁纵:“多少钱一瓶啊?”
   袁纵买的都是进口货,价格肯定不会低。
   “有五百多一瓶的,有七百多一瓶的。”
   夏耀原来是拿这事岔开话题的,结果一听这话真给镇住了。
   平均六百多一瓶,昨天晚上就用了四瓶半,合着就是三千来块钱。假如一个礼拜只干一次,一个月还要四次,那就是一万二。可看袁纵这样,也不像一个礼拜只干一次的啊!这么一来,一个月光在这上面的开销就要几万块。
   问题是没嫖没包养,也没享受到限制级的刺激,就特么跟媳妇儿踏踏实实干,这钱花得多怨啊!
   夏耀简直都想给那个润滑油代言了,“用了七百多块的**润滑油,嘿~还真对得起咱这个屁眼儿!”
   “这也太贵了。”夏耀赶忙说,“一次性几千块,谁特么操得起啊?!两口子挣点钱还不够打炮的!忍忍,过两天再说吧!”
   说完,嗖的一下钻回被窝。
   晚上,夏耀再次拿手机登陆聊天软件的时候,发现“经验人士”的头像亮着。一想到这人是李真真,心里还窝火呢,怎么找了半天愣找的是他?
   正想着,李真真发了个贱笑过来。
   千万个人采摘过的残菊花:感觉怎么样啊?
   屈原:白眼。
   千万个人采摘过的残菊花:他是不是特猛?操得你特爽吧?
   屈原:要不你来试试?
   千万个人采摘过的残菊花:口水,巴不得呢!
   屈原:贱货!
   千万个人采摘过的残菊花:你问问他呗,问问他想不想操我,想操我马上过去。
   屈原:哼,还用得着他?我特么就能把你操烂了!
   千万个人采摘过的残菊花:啧啧……活儿是有多好啊?把你急成这样?
   屈原:滚犊子!
  
   135自黑帝。 vip (3441字)
  
   夏耀这一躺就躺了将近一个礼拜,再回到单位上班的时候恍若隔世。
   小辉说:“告诉你一件好事。”
   夏耀刚升的警衔,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有啥好事还能落到他的头上。
   “黑豹特卫最近又犯事了,而且是在咱这一片区犯的,昨天刚被逮进来,我跟大田子一直在审这件事。”
   夏耀目放精光,立刻把凳子挪到小辉的身边。
   “到底怎回事啊?”
   小辉一拍大腿,“这俩孙子忒狂了,违章驾驶就算了,还特么殴打交警,报废了一辆警车,你说这不是纯粹打死么?”
   夏耀忍不住幸灾乐祸,黑豹特卫净养这种极品。
   张田又说:“这一档子接着一档子的,过年偷运枪械那事还没处理利索呢,又特么开始挑事,我都替他们头儿累心。”
   “轮得着你操心么?”小辉哼笑一声,“人家还有闲心去韩国整容呢!”
   “整容?”夏耀嘴角扯了扯。
   一说起这事张田来神了,“黑豹特卫不是偷运枪械的途中汽车失火爆炸上么?把他们头儿的脸给炸歪了。他们头儿就去韩国整容了,你猜怎么着?整得跟特么吴彦祖似的,比以前不知道帅了多少倍,他们公司的女员工都疯了!据说现在倒贴他的都能从黑豹公司大门口排到咱们局里,这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操……夏耀腹诽:一场灾祸还特么给他迎来人生的第二春了!
   张田又说:“韩国整容真有那么神么?要是真有那么神,我也花钱去整整,我老瞅我脸上这条疤别扭……”
   夏耀沉着脸,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小辉:“那俩人审完了么?”
   “早就审完了,交待得清楚着呢,认罪态度好着呢,操!”
   夏耀不解,“主动交待还不好么?”
   “你进去溜达一圈就知道这俩孙子多招人膈应了!”
   夏耀怀着一丝好奇的心情进了审讯室,结果刚一推门进去,里面关押的嫌疑人就主动开口说道:“我就打警察了,我就砸警车了,我是黑豹特卫的,有本事你们上我上新闻啊!”
   夏耀忍不住疑惑,这是黑豹特卫么?不会像上次那个自制炸药代人讨债的孙子一样,是个高级黑吧?
   夏耀眯着眼打量着这个人的时候,这个人也打量着他。
   “你是夏警官么?”嫌疑人先开口。
   夏耀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可把你盼来了。”嫌疑人突然开口一笑,“我们老大让我替他转告你,他是你的脑残粉。”
   夏耀一脸黑线,“他还能来这见你?”
   “不能啊!”
   “那他怎么让你转告我的?”
   嫌疑说:“我犯事之前他就叮嘱我了,一旦我进来了,千万不要忘了帮他转达这句话。”
   “你的意思是,他一开始就知道你要犯事?”
   嫌疑人直言不讳地说:“就是他指使我这么干的,他说一旦我犯事了,给黑豹特卫抹黑了,你一定特高兴,这是他一个脑残粉对偶像的小小敬意。”
   夏耀:“……”
   然后夏耀又去了另一候审讯室,那个说的是同样的话,一看就是事行商量好的。
   夏耀出来后忍不住和小辉吐槽,“哪交待了?明明一句实话都没有。”
   “怎么没实话了?”小辉问。
   夏耀斩钉截铁地说:“他根本就不可能是黑豹特卫的!”
   一听这话,小辉立刻给夏耀出具了一份材料。
   夏耀一看傻眼了,这俩人不仅是黑豹特卫的,而且还是元老级人物。
   怎么回事?
   夏耀忍不住又问:“他们怎么跟你俩交待的?”
   “就是直接承认啊!语气特别猖狂,好像咱不能把他们怎么着似的!还没完没了地自黑,一副求咱们严厉执法的吊样儿!”
   张田又说:“我猜他们公司高层有了矛盾纠纷,这俩孙子存心报复。”
   小辉朝夏耀眨眨眼,“这不是挺合你意么?”
   夏耀嘴角立现一抹不厚道的笑容。
   “如果真是这样,那挺好。”
   下班去袁纵公司的路上,夏耀那叫一个美啊!他现在和袁纵几乎就是一条心了,巴不得黑豹特卫出事。想到那两个2B贬损黑豹特卫的熊样儿,夏耀就忍不住想乐。那得多“好”的人品才能养出这样的白眼狼啊!豹子真是管理界的人才!
   正想着,红灯亮了,一看还有两分钟才变灯,便先把车熄火了。
   摇下车窗正要透透气,突然在旁边那辆商务房车里扫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哎呦我操,这不是吴彦祖么?
   正想着要不要下去要张签名的时候,就扫到了车身上黑豹特卫的LOGO,身形一凛,敢情不是虚传,真特么给整成这样了!
   夏耀虽然极度仇视这个人,但是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他的魄力。这要是放在袁纵身上,他就是被削掉半张脸,也是不会去整容的。
   只不过在这遇上有点儿太碰巧了吧?
   正想着,旁边的车窗摇开,豹子的彦祖脸转向夏耀的方向。
   “夏警官,找个地方聊聊?”
   交通信号灯已经倒数五个数字,马上就要由红转绿了,夏耀有条不紊地启动车子,冷淡淡地回了一句。
   “甭找我,没用。”
   说完,一脚油门开了出去,摇上车窗就开始幸灾乐祸。
   活该!让你丫的不安好心眼儿,你就是跪在地上给老子磕头,老子也得黑你们到底!
   结果,这个路段的红绿灯特别多,夏耀没开了一会儿又停下来了。
   摇下车窗,还是豹子那张彦祖脸。
   “夏警官,我是你的铁粉。”
   夏耀冷哼一声,“你是谁的粉,这事也得公事公办。”
   说完又一脚油门出去了,心里还在得瑟,抓瞎了吧?怂了吧?“铁粉”都特么搬出来了,我认识你么我?
   操!怎么又赶上红灯了?夏耀只好再把车停下来。
   旁边又发话了,“我不是想替他们求情,我是想告诉你,治狠点儿。”
   “想借刀杀人?”夏耀冷笑,“我才没义务给你除了心病,这俩孙子该怎么治怎么治。倒是他黑你们公司的那些话,会给媒体提供一个很好的素材。”
   “用不着了。”豹子将报纸卷成筒状飞入夏耀的车窗内,“已经登上了。”
   夏耀扫了一眼标题,不由的愣住。
   这时后面的司机开始狂按喇叭,夏耀只好先开车,再找个地方将车停下,然后仔细阅读商报上的相关报道。
   结果真如豹子所说,贬斥黑豹特卫的文章已经刊登了。
   豹子的车也跟着停了下来,他交手肘搭在车窗沿上,直直地盯着夏耀看。
   “你什么意思?”夏耀凌厉的目光扫视着他。
   “我那两个副手没和你说么?我是你的脑残粉,这么做就是博君一笑。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你特么是把脸炸了,还是把脑子炸了啊?”夏耀怒目冷对。
   豹子悠然一笑,“你知道我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单身么?”
   “你单不单身跟我有什么关系?”
   豹子说:“因为每当我喜欢的人跟我说他喜欢我,我就立刻不喜欢他了。就是这么有原则!我无法接受如此没有眼光的人。”
   夏耀的面部肌肉抽搐了好一阵。
   “你的意思,自黑是你的一大爱好?”
   豹子什么都没说,直接开车走了。
   夏耀心里不由地骂:傻逼吧这人?怎么有种袁纵刚追他那会的即视感?
   不过,夏耀可不认为事情有豹子口中描述的那么简单。
   把报纸往兜里一揣,刚要启动汽车,又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已经好几天没有露面
 
_分节阅读_79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